山西“黑马”球队成长记

2022年11月8日 by 没有评论

9月1日,中乙第二阶段比赛开打。山西龙晋队带着第一阶段14场不败的战绩,开始了山西职业足球距离中甲赛场最近的一次旅程——在8支参赛球队中,只要进入前两名,山西龙晋队就能在下赛季进入中甲联赛!9月2日,球队将迎来第二阶段的首场比赛,对阵青岛海牛队。

从8月24日龙晋队回到山西省足球训练基地,仅休整了短短5天时间,就再次奔赴唐山赛区。在此期间,山西晚报记者采访了球队主帅、球员、球迷以及相关负责人,多方面了解了这支中乙“黑马”球队的近况,了解了从曾经12连败到本赛季14不败的背后故事,也听到了很多球迷与球队间不离不弃的足球情谊。这支球队对“冲甲”的渴望不言而喻,但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他们喜忧参半。

曾经的山西中乙队,非球迷恐怕根本不了解,即使是球迷,提起球队曾经12连败的经历,也是感叹往事不堪回首。但峰回路转,本赛季队伍实力得到加强,隋维杰、王维成、韩家宝等曾经效力过中超的球员加盟,原北京国安队主教练唐鹏举出任总教练,原国奥队球员周麟担任执行主教练。

但由于疫情影响和赛会制的客观因素限制,从组队到5月8日出征第一阶段比赛,龙晋队在一起熟悉磨合的时间仅有三周。“第一周练体能、第二周练防守、第三周练进攻套路。只跟太原理工大学的学生们踢了一场,找了找感觉而已,都不算是正式的教学比赛,然后我们就出发去赛区了。”采访中,周麟教练掰着手指跟山西晚报记者算日子,“时间紧,特别紧!所以,出征之前大家真不敢想能取得这样的成绩。”

现在回想起来,周教练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5月15日第一场比赛,教练组和球员在场上“都是蒙的”。那是他们的第一场正式比赛,但队员身体状态如何,不清楚;每个球员能打什么位置,不清楚;现有的战术和部署是否能行,不清楚……于是,往后岁月中的每一场比赛都成了“教学赛”,边摸索边打,边打边调整,边调整边磨合。

就这样,7场比赛,7场居然没有败!“到这个时候,我们开始觉得有点意思了。觉得如果大家努把力,可以打一个更好的成绩,创造山西足球的历史。”

接下来的7场,龙晋队全员都铆足了劲儿,从以防守为主进而转守为攻,“后7场的效果就更好了,等14场打完我们就成了大家口中的‘黑马’。”

球迷与球队,是秤与砣、鱼与水的关系。在赛会制下,他们无奈地被分开了。周教练回忆起第一阶段孤独的比赛过程,感慨作为“人来疯”式的职业运动员,没有球迷的助阵,每场比赛打得十分寂寞。在龙晋队回太原休整的5天时间里,球迷们终于与球队见面了!双方都特别享受在一起的主场氛围。

山西龙城球迷协会的会长祥哥,是有30多年球龄的老球迷,他所在的球迷协会2000年成立,现注册人数达到1000多人,成员遍布全省各地。就在山西晚报记者采访时,得知在现场观看球队教学赛的球迷群中,有一位是专门从运城坐高铁赶来的。

在山西龙晋参加第一阶段比赛时,球迷们也没有闲着。赛会制中有三场比赛允许少量球迷到场观看。龙城球迷协会共组织近四十人,从太原坐飞机到贵阳,再从贵阳坐高铁到比赛地,他们来来跑了三趟。

而在众多不让现场看球的日子里,球迷们还是用一些特别的方式,表达他们对足球的眷恋,对本土球队的喜爱。

周教练告诉山西晚报记者,他记得在和绍兴队的比赛中,突然看到场外山丘的半山腰上,站着一个人。他穿着山西队的队服,唱着球迷们经常唱的加油歌。“赛场旁都是山,山上没路,他自己爬上去的,就在那里高喊着,给我们加油。一开始组委会还以为是我们球队的人,后来我们解释是咱山西队球迷,解释的时候感觉特别骄傲,特别温暖。”

会长祥哥说,他也是后来才打听到,这位半山腰上的球迷是在贵州上学的学生,听到家乡的球队来踢比赛,坐车赶到现场。因为赛场封闭,所以就想到了爬上离赛场不远的小山上助威的办法。

此时此刻,是山西龙晋最好的“年华”。球员年龄结构合理,中轴线上有经验的老队员组织进攻,两边年轻队员在前腰、边前卫的位置上负责打出球队“小、快、灵”的特点。精神状态上,球员们在一场场胜利和逆袭中,也越来越有自信,配合得越来越娴熟。

山西晚报记者采访了队员隋维杰,这位曾效力过中超重庆队的门将很坦诚地表示:“我从重庆离开,确实也没有想过要退役。来山西后,也很愿意帮助山西足球发展、崛起。”山西队曾经12连败的“鱼腩”战绩,也给刚来的他造成过心理压力,“虽然这样的战绩和我们新球员无关,但因为代表这支球队,就无法丢掉曾经的战绩。”顶着压力,新的山西队打出了一个历史最好成绩,“我们也算超额完成了目标。”

9月1日开始的第二阶段比赛,虽然“冲甲”的梦想似乎近在咫尺,但球队上下喜忧参半。俱乐部经理高明在此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必须解决好俱乐部的资金问题。现在的情况让我们有些措手不及,原本的预算只够维持球队现状,更糟的是俱乐部原来的冠名赞助商最近又撤了资。”

一般情况下,一支中甲球队的运营成本是一支中乙球队的三倍左右。俱乐部原本的打算是用三年时间逐步培育市场、增加投入,实现“冲甲”。而如今,巨大的资金压力给球队的前途蒙上了阴影。“今年我们的成绩是第一,明年还能是第一么?竞技体育瞬息万变,‘冲甲’的机会错过了,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隋维杰跟山西晚报记者说着,眼睛始终盯着球场上正在训练的队友们,有些迷茫。

“山西历史上从没有一支队伍参加过甲级联赛,更不用说更高级别的中超了。”负责球队运营的华舰足球产业发展中心工作组副组长沈广晋对山西晚报记者表示,职业足球发展得好,势必会带动全省校园足球、群众足球的发展。“职业俱乐部就是‘龙头’,它站在足球事业的最高点上。是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样板,是整个社会足球运动发展的目标。”

在今年5月,体育总局出台的《关于开展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建设工作的指导意见》中,特别提出了提升职业足球发展水平,“加强对职业足球的政策扶持。采取政府购买服务、补贴补助、以奖代补等多种方式,进一步完善公共财政对俱乐部的投入机制。”

足球的群众基础十分庞大,“冲甲”的成功能让球队以及球队代表的地区,从体育实力到城市形象得到全方位的提升。“一个城市需要体育精神。它会成为这个城市的向心力,也能成为这个城市对外宣传的一张体育名片。”沈广晋说。

在采访最后,隋维杰指着眼前山西足球训练基地的球场说:“你看,多好的球场啊!比我们踢中超时的一些场地还要好。这么好的地方,配得上一个中甲球队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